专四优秀

我属于我自己

哈哈哈哈哈
在微博看到了就搞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
头像来自百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职×AWM】我的电竞大神不可能这么不知羞(1)

极度OOC

cp祁炀 喻黄 韩叶等

私设祁醉与叶神认识

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请多多指教

—————————————————————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即将结束之际,都说初六送穷鬼,在一个个上班族被送走之后,多数人的春节已进入尾声。

  当然这多数人中不包括我们的祁醉老畜生。

  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果不其然,自打春节我们的炀神入住了祁神的屋子,或者说祁醉赖在了于炀的房间之后,人间已经好久不曾出现祁神的影子了。

  至少花落周峰等人的直播间不曾出现一个热衷于秀恩爱的老畜生。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的祁神早就被他们拉黑的缘故。

  总之祁醉觉得这样不行,非常不行。

  他一定要让全世界知道被众人称为帝国狼犬的炀神在他的面前多么的软糯可爱,会排队给他买青团,会和他用情侣手机,会在床上乖乖的听话,让做什么的可以,还会在被逼到某一点上时,眼角挂着泪珠哭喊着……

  不行,我一定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家小童养媳的好,祁醉面无表情思考如何清纯不做作的讲一讲自己和于炀的故事,并默默地擦去了自己并不存在的鼻血。

  祁醉在电脑桌前琢磨着,这pubg的电竞大神们的直播间多半早已将自己拉黑,自己也进不去。再说就是进的去,pubg各大战队的粉丝早对于自己和于炀的故事熟烂于心了。

  这样可不行。祁醉心想。

  是时候开扩新的听众来听听自己和于炀的故事了。

  祁醉一边思考着一边随手刷起了朋友圈,在卜那那的一条名为“pubg与荣耀,究竟谁才是祸害青少年的罪魁祸首”的朋友圈下点了个赞。

  祁醉若有所思的搓了搓自己即将犯罪的手,打开了直播软件。

  系统提醒:Drunk-祁醉V进入直播间

  原本被黄少天一边虐菜一边讨论今晚究竟应该吃什么的废话强行带着节奏的直播间瞬间炸开了锅。弹幕由原来的

  【黄少好帅】

  【黄少你别再说吃的了我快饿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你原来是隐藏的美食主播吗】

  【少天你再说吃什么小心文州喂你秋葵哈哈哈哈哈】

之类的一下子变成了

【啊啊啊啊这是我认识的那个祁神吗啊啊】

  【啊啊啊啊我两个本命居然出现在了一个直播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祁神我大概知道的要做什么了手下留情啊啊啊】

  【祁神放过黄少他还只是个孩子啊啊啊!】

  我们的剑圣大大也很乐意把话题从他的晚餐上移开,毕竟在这近一个小时的直播中为了确保一直用话聊已经把早午晚下午茶夜宵聊了个遍也是很不容易了。

  “这个祁醉我好像听过,是不是打绝地求生特别厉害的那个战队HOG的前队长,之前还在美国赢了……”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竞技场继续虐菜。

  还没等黄少天尬聊完自己对祁醉那少而又少的了解,祁醉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罪恶的双手。

  【Drunk-祁醉V: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取得胜利吗?】

  彼时的黄少天还是太年轻,以为这个世界不要脸的老畜生应该只有叶修一个,所以无视了粉丝们让他认真打游戏的弹幕,轻易中了祁醉的套。

  “为什么?”黄少天问。

  【Drunk-祁醉V:当然是因为新加入我们的小队长于炀的不懈努力,你知道为什么于炀要加入HOG吗?】

  【卜那那老凯在哭泣】

  【黄少快让他闭嘴】

  【我仿佛知道祁神接下来将会讲什么】

  【已举报不谢】

  【黄少你千万别问为什么啊啊啊求你了啊啊啊】

  待黄少天不负祁醉所望的问出来“为什么”这三个字之后,祁醉准备已久的弹幕瞬间被发了出去。

  【Drunk-祁醉V:炀神一直对我倾心,你知道是哪种倾心吗?就是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的那种,就是你妈给他一个亿他都不会走的那种,就是你连他内裤穿什么颜色都可以知道的那种倾心。唉说了你们这种单身狗也不会懂。】

  这话说的黄少天可不乐意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们HOG一样一群单身狗呢,呵呵呵呵呵呵,作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蓝雨第一剑圣的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当然黄少天的回答对于祁醉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Drunk-祁醉V:不是单身狗也没关系。你知道那种男朋友愿意排长队给你买青团的感受吗,我知道。】

  黄少天微微皱眉。

  【Drunk-祁醉V:你知道那种男朋友超级好看因此整天需要提防其他战队的那种感觉吗,我知道。】

  黄少天操作一抖。

 

  【Drunk-祁醉V:你知道做一个攻的感觉吗,我知道。】

  黄少天不想说话。

  系统通知:您已经被移出直播间。

  祁醉点开直播间的界面,目光搜寻着。

  谁将成为下一个幸运听众,来听我讲述我和于炀的故事呢?

 

 

 

 

 

新年快乐呀

新年快乐

祝大家一夜暴富哈哈哈哈哈

心想事成哈哈哈哈哈


【叶喻R】他(3)

ABO!ABO!ABO!

天雷滚滚,请注意寻找属于自己的避雷针。

极度OOC

有王喻出没

可能会有通向幼儿园的车

一切随缘

主要看命

—————————————————————

叶修回来了。


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男人回来了。


这是喻文州陷入混沌之前最后的一丝清明。


他没有开口去询问叶修他这两年是在哪里度过,为什么一声不吭的离去,又因为什么突然降临。


叶修淡淡的烟草味的信息素,似乎就可以回答这一切。


他一直都在。


或者说,喻文州一直都在。


在他的心底最柔软的那处,不曾离开。


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做那种事情了,甚至在两年前,的他们那种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恋人的关系结束之前,叶修本着厚颜无耻的原则,再加上喻文州的无限宠溺与放纵,他们几乎把所有的姿势试了个遍。


所以当叶修的信息素带着极强的侵略意味包围着喻文州时,纵使是分别许久,喻文州还是下意识的腿软。


身体的反应是骗不来人的。


抑制剂再也压制不住喻文州几乎要溢出来的omega极其甜美的信息素。


即使是没那么香甜的海盐味,对于易感期的Alpha来说诱惑不亚于伊甸园的那颗禁果,当然叶修也即将去品尝。


他已经有两年没见他的omega了,他总会在最艰难的时候想起他,想着他的脸入睡,靠着回忆他的美丽的酮体舒缓欲望。


在易感期他最脆弱的时候,他想见他,发疯了一样的想见他,他想逃离这个充斥着虚伪令人作呕的气息的地方,逃到他的omega身边,轻吻他,抚摸他,进入他,甚至再进一步的,完完全全的标记他,让他彻底属于他。


可是他不能。


他的离开,只是为了可以给他一个承诺。


许他一个一生到老的承诺。


给他一个永不分离的爱情。


叶修


牺牲的或许只有这两年的虚与委蛇,也许是叶修经营多年的毁于一旦,也许是叶修的生命。


这些叶修都不放在心上。


真正让叶修赌的只有喻文州对他的爱情,对他的相信。他不给喻文州任何承诺,因为他怕喻文州会守住诺言,他怕喻文州会死心眼的学那些自愿独自一人只为一句等我的痴情种,他舍不得。


他宁愿让他以为自己不爱他,或者自己是个人渣。不,喻文州永远不会这样想他,他只会钻进死胡同,只会觉得自己不够好,他永远不会舍得责怪叶修。就像叶修对他一样,永远相信并深爱着对方。


叶修想给他的爱人最好的一生,即使他是一生里没有自己。


但是叶修回来了,终究是回来了。


【叶喻】他(2)

ABO!ABO!ABO!

天雷滚滚,请注意寻找属于自己的避雷针。

极度OOC

有王喻出没

可能会有通向幼儿园的车

一切随缘

主要看命

—————————————————————

  王杰希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乘着叶修离开而上位的那种人,即使喻文州是他想放在心尖里疼的,想把他融入自己骨血的那个唯一。

  王杰希后来时常也会想,如果当时抛弃自己所谓的伦理道德,抛弃自己的价值观念,甚至疯狂到抛弃自己与喻文州的那种,他全身细胞都厌恶的所谓的友谊,兄弟情。

  去不顾一切的标记喻文州。

  在喻文州发情期的时,咬上他那白皙颀长的脖颈,然后在他后颈腺体,刻下独属于他的印记。

  甚至不管喻文州的那些在他眼里只能算是调情的omega的那种软绵无谓的抗拒,不顾他的低声斥骂,去完全的进入他,占有他。

  仅仅是想象都让王杰希血脉扩张,喉头一紧。更不用说如果真正抚摸到……

  但王杰希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这样做。

  他舍不得。

  他舍不得让喻文州崩溃,舍不得让不属于他的喻文州落泪,甚至舍不得让那个坚强的足以成为蓝雨基石的喻文州流露出一点点失望的眼神。

  纵使他知道他是一个足以与他比肩的,一个了不起的成年男人。

  他还是舍不得。

  然而叶修却舍得。

  喻文州喜欢叶修,不仅仅是因为叶修的温柔,强大,坚韧和对一切事物都泰然处之的态度。

  他更喜欢的是叶修在知道他的omega身份之后,从来没有看轻他。

  或者说叶修永远相信喻文州是一个强大到可以与他比肩的人。

  王杰希对喻文州或故意或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爱意,喻文州并不是看不出。

  但他不能回应,更不愿回应。

  他不想辜负王杰希,更不想辜负自己的心。

  叶修抛弃了他,他愿意等。

  就算永远等不到他回来的那天。

  或许做他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情人,我也是愿意的吧。喻文州想。

  叶修在两年后的一个雨夜敲响了喻文州独居公寓的门。

  还是喻文州熟悉的那种敲门习惯。

  不急不慢的先敲三下,然后隔十几秒之后再敲三下,慵懒的像叶修本人。

  纵使两年的岁月流过,喻文州依旧记得与叶修的一切,包括这敲门的习惯,当然还有那熟悉的烟草香。

  “文州,哥回来了。”

  他说。

 

2019新年快乐

立下的FLAG千千万万

但大约还是那一句话的延伸


2019,我十八岁,我想变成更好的自己!


【叶喻】他(1)

ABO!ABO!ABO!

天雷滚滚,请注意寻找属于自己的避雷针。

极度OOC

有王喻出没

可能会有通向幼儿园的车

一切随缘

主要看命

—————————————————————

  “文州,我们分手吧。”

  ……

  ……

  短短的一句话,却像一声惊雷。在喻文州的耳畔直接炸开,瞬时送走屋子里的暧昧气氛。

  叶修坐在床头点起了一根烟,随即又将它按灭在床头柜上面的烟灰缸里,还像发泄什么一样狠狠的碾了下去。

  “……”沉默。

  在他们常来的宾馆里。

  他的omega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缩在被子里,刚刚才发生过情爱的房间里,一室旖旎还没消失殆尽,然而现在的房间中那沉重到难以想象的空气却像一根麻绳,勒紧了喻文州的心脏。

  喻文州仿佛忘记了呼吸,一时竟喘不过气来。

他早应该知道的,在第一次叶修不愿意标记他的时候,他就曾经想过,或许,会有这样一天。

  “……好。”

  说完之后喻文州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迅速的把头蒙到被子里,把自己缩成一个圈,仿佛这样就可以骗自己,这一切都是一个梦,一个他难以承受,永远无法醒来的梦魇。

  叶修走了。

  带走了一屋子的烟草味。

  也带走了喻文州的半生。

 


【all叶】可能3

内有喻叶/周叶/王叶/伞修等


校园轻松向


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极度OOC


要是都可以勉强忍受


那就大胆的继续看吧!(^O^)y


——————————————————————

第三章

  于是三十三班终于在第一节上课之前正式集合,迎来了他们这周的第一节课。

  苏沐秋粗略的看了一下名单。

  “还有人没来吗?同桌说一下,我就不点名了。”

  “张新杰请假三天。”

  一个看起来长得挺符合三十三班名声的男生举起手,开了腔。

  叶修转头看了一眼。

  惊鸿一瞥……

  ……

  吓死我了。叶修心想。

  那个男生怎么说呢。

  ……

  感觉承受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

  ……

  凶神恶煞

  ……

  叶修默默搬回了头。

  苏沐秋大致统计人数之后就开始了他絮絮叨叨的自我介绍。

  叶修粗略的听了几句。大概就是什么原来的班主任因为结婚所以回去当全职太太啦,我就是你们班以后的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啦……之类的话。

  ……

  无聊。

  好困。

  叶少简短的总结了自己的心理感受和接下来的动作。

  不曾想苏沐秋好像一直看着我们叶少似的,并不想让他安生。

  趴下去的下一秒,叶少耳边就传来了:

  “叶修同学,请介绍一下自己。”

  ……

  叶少只得把这一摊液体重塑成一个人形。

  “同学们好,我是叶修。”

  起身,转头,说话,坐下。一气呵成。

  当然接着变成液体也是不带拖沓的。

  ……

  苏沐秋无奈的看着在自己正对面装瘫痪的叶修。然后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在全班游离起来。

  班长喻文州拿着笔,很是认真的在做笔记,写写画画。

  嗯,不错。

  苏沐秋挺满意。

  ……可是我什么都还没讲啊少年!

  ……

  那个被叫做少天的少年,在终于咀嚼完他的早餐之后,开始和他的同桌讲话。

  ……

  准确来说是自己在演讲,他的同桌正趴在床上补眠。

  ……

  刚刚那个凶神恶煞的张新杰的同桌正在发呆,虽然面无表情,不过看起来好想是要来讨债。

  ……

  还有那边的男生,你不能因为人家大小眼就欺负别人啊?!

  还玩起来了!?

  你俩能不能消停点?!

  ……

  还有后排那些化妆的女生打游戏的睡觉的男生……

  ……

  果然还是直接辞职算了……

  当然苏沐秋只是想想。

  “来,打游戏的,听歌的,看电影的同学们。”苏沐秋手里拿着个盒子,在班级里穿梭。像走街闯巷搞推销的。

  “请把手机上交,在校期间由我来保管,出校之后我还给你们。”

  全班瞬间安静了。

  ……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禁止了。

  ……

“哐当”

  苏沐秋回头恰好看见叶修转过头,继续瘫成一张餅。

  ……嗯,继续休眠。

  这种事,有了第一个就好办多了,一个个少男少女最爱的伙伴被他们的主人小心翼翼的投入了盒子里,拿在苏沐秋怀里。

  当黄少天恋恋不舍的把宝贝手机交到苏沐秋手里的时候,苏沐秋才开始他的解释。

  “大家都是高二的学生,我们学校严令禁止带手机大家也知道。那大家有没有想过校方为什么对我们三十三班那么宽容?”

  苏沐秋抱着满满的盒子,走的讲台前把盒子放下。

  “大家是认为我们三十三班又什么不同呢?还是大家觉得我们值得优待呢?”

  苏沐秋似乎是为了强调,敲了敲讲台。


 

 

 

 

 

 


【all叶】可能2

内有喻叶/周叶/王叶/伞修等

校园轻松向

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极度OOC

要是都可以勉强忍受

那就大胆的继续看吧!(^O^)y

——————————————————————

第二章

  苏沐秋站在讲台前,而班级中唯一的学生叶修就以一种及其慵懒的姿势躺在他的正对面。

  年轻的男老师眼睛微眯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而我们的叶少也难得的收起了他那兴趣缺缺,懒洋洋得仿佛下一秒就可以睡着的神情,虽然姿势依旧是标准的叶修式,但是从表情看起来还挺开心的样子。

  于是乎

  ……

  今日R中校报头条

  ……

  震惊!R中某空教室中!某年轻男老师和男学生居然……

  ……

  聊!荣!耀!

  ……

  苏沐秋也挺费解的,当他知道他被外放来做三十三班的班主任时,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小开心。

  庆幸至少自己没被开除,至少自己和沐橙这个月的房租还能交,饭也还吃的起。

  他也早已听闻这个名扬四海的三十三班,所以当他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他已经把各式各样的校霸还有大姐大的形象在心中过了无数遍。

  所以当他鼓起勇气走进教室却只看见一个看起来还挺瘦弱的男生以一种大哥的姿势坐在第一排玩手机时,自行替叶修脑补了各种深藏名与利的那种黑帮老大的形象,瞬间对眼前的人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敬畏之情,连说话都有一丝小心翼翼。

  “老师,你玩过荣耀吗?”

  ……

  ……同学你OOC了啊。苏沐秋在内心默默吐槽。

  但这真不怪叶修,偌大教室里就他们两人。并且苏沐秋还以一种看起来极为期待,甚至可以被孙翔这种钢铁直男称为含情脉脉的眼神,深情的注视着叶修。

  ……当然这也是叶少自带的滤镜。

  总之就是我们的叶少实在是被这位年轻的老师盯的有些发毛,只好强硬的找了个话题。

  荣耀作为一款火遍全球的现象级的网游,而且又是叶修最热爱的游戏,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一个可以瞬间打破次元壁,跨越重重代沟的一个非常优秀的话题。

  嗯。

  ……虽然很显然,这并不不是一个很适合和班主任聊的话题。

  显然苏沐秋也没想到居然会有学生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

  果然我已经老了吗?苏沐秋望天。

  “玩啊,我的角色是枪炮师,你呢?”

  “战斗法师。”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一直到黄少天的出现。

  不得不说,黄少天话唠的功夫,依旧是那么一言难尽。即使是他带过来的早餐,还热乎的肉包子还有冒着热气的豆浆也难以阻止他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的问题。

  “你是新来的同学吗?我和你说啊你坐的可是号称985座位的地方,我们学校每个班级坐在这个位置的,没有一个考上985的!哈哈哈哈,你真是太倒霉了居然挑了这么一个座位,还有我还以为今天我会是第一个来的呢,没想到你居然来的那么早,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还有你,是我们新来的班主任吧,我和你讲哦,我们班可是一个非常非常和谐友爱的大家庭,尤其是我们班的班长,人送外号喻文苏,真的超级超级帅而且性格又特别好!我和你们说,还有我同桌周泽楷,真是帅的人神共愤啊,虽然比起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还有我们班的一个……”

  以下省略一千字。

  要说此时叶修有什么除了让他闭嘴以外的想法,大概就是:

  同学,

  你这样吃饭不会被噎着吗?

  当然苏沐秋作为一个老师自然是比叶修想的更多当然也更远。

  这位同学,话唠传染吗?

  苏沐秋想象了一下三十几个黄少天坐在这个教室的情景,突然觉得露宿街头没有那么可怕了。

  当然在看到黄少天的同桌周泽楷之后发现还好话唠是不传染的。

  这自然是后话。

  就在叶修和苏沐秋耳朵要磨出茧子的时候,救星终于姗姗来迟。

  喻文州推门而入,并且在叶修的边上就坐。

  “哟,文州你来了啊,早上好啊,今天我早餐吃的是包子和豆浆,味道也太差了吧,我好想念你家附近的那个生煎店啊,要不然你明天早上给我买吧,我要吃……”

  “好了,少天。”喻文州打开自己的书包,翻出自己的语文课本。

  “老师,”喻文州缓缓的起立,看向苏沐秋,然后又转身看向他身旁的叶修。

  “还有同桌,你们好,我是高二三十三班的班长喻文州,你们如果有什么关于班级的问题可以问我。”

  苏沐秋微微的点了头,心想这三十三班的班长看起来还挺不错。

  “还有就是……二位怎么称呼?”

  “是啊是啊,你们俩都叫什么啊?”

  黄少天跟着发问。

  ……

  所以黄少天同学你问到现在到底都问了些什么?你难道还没有发觉你那如滔滔江水一泻千里的问题,几乎全部都是废话吗?!

  “叶修。”

   叶大少毫无压力的自报家门。

  “苏沐秋,你们新来的班主任,你们随便称呼,我都接受,但最好不要叫我苏老师。”

  苏沐秋是知道有些老师十分强调阶级意识,当然也可能只是希望同学们有礼貌。总是强制学生称呼他们为某老师。作为刚刚大学毕业一年的苏沐秋自然一点也不想这样被叫。

  毕竟苏老师这个称呼总让苏沐秋想起他高三那个和他同姓的数学老师。

  秃顶,啤酒肚,满脸肉褶子,简直满足你对油腻的中年男人的一切幻想。

  苏沐秋完全不想想起这样的中年男人。

  可是即使他在上课的第一天就强调过,他去年教的那些学生都以为这是新老师在开玩笑,并没有当真,还是一口一个“苏老师”,叫的十分开心。

  “那就叫沐秋吧。”叶修突然开口。

  ……

  excuse me?!

  ……

  这么开放的吗,直接叫名字?

  当然苏沐秋并没有开口,随便怎么叫刚刚才说出口,他可不想现在就啪啪打脸。

  终于,在叶修到达教室的一个小时之后,以孙翔顶着一头鸡窝为结尾,高二三十三班终于全员集合。

———————————————————————

不容易啊,三十三班终于集合了_(:з」∠)_

期待评论哦,差评也是不反对的哦,毕竟作者我也是一个写文小白,年纪虽然有点大但是文笔还停留在小学(ಥ_ಥ)。

不过批评使人进步嘛,我是会努力的(ง •̀_•́)ง。

当然有小红心小蓝手的话当然是相当欢迎的啦

(。ò ∀ ó。)

 

 

 

 

 

【all叶】可能 1

内有喻叶/周叶/王叶/伞修等

校园轻松向

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极度OOC

要是都可以勉强忍受

那就大胆的继续看吧!(^O^)y

——————————————————————

第一章 三十三班

  J省R中的三十三班,是一个超越重点班的存在。

  嗯。

  至少就名气而言是如此。

  当然我们在B市混迹各种场所,历经许多大场面的叶大少,自是早已看淡这些浮名,丝毫没有压力的走进四楼最拐角的那间教室,也就是传说中的三十三班的所在地。

  什么?你问我叶大少混迹哪些场所?

  叶大少挥挥手。

  当然是

  ……

  网吧,网吧和网吧……

  什么?你还问我叶大少经历过哪些大场面?

  ……被叶父手拎皮带追着满院子跑算吗?

  咳咳。此话题太过真实,引起叶少极度不适,我们日后再聊。

  总而言之,三十三班的门被拉开了。

  全班瞬间安静了下来,都盯着这个自顾自的闯入者,目光带着好奇和一丝疏离,并在听完叶修的介绍之后,教室里响起了充满善意同样也代表着欢迎欢迎的掌声。

  嗯,完美。

  这当然是由于我们京城一霸叶少的……

  ……

  个人幻想

  ……

  事实就是,拉开门,进去,关上门,叶修就像被拉上发条的娃娃一样,动作一气呵成。

  就当我们的叶少准备接受亲爱的同学们目光的洗礼时,叶少发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谁能告诉我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是怎么回事!

  叶修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再一圈,最后目光极不情愿的停留在第一排最中间的那个座位上。

  ……

  唯一的空桌子居然是这样的“风水宝地”。

  ……

  同学们,你们是魔鬼吗?!

  J省,一个靠经济实力立足却以高考试卷闻名的魔鬼省份。多少芊芊学子每天都在为了高考而奋斗,在高考和死之间徘徊。这样可怕的高考制度必定催生一群推行“三高”政策的学校,而我们故事发生的R中,便是这群学校中的佼佼者,号称拥有百分之百的升学率和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名校率。

  为了保证如此高的升学率,高强度学习只是一方面,让学生每时每刻都保持着强烈的竞争意识才是R中正真的“法宝”。

  而三十三班就是因此存在。

  高一入学时,从来只有三十二个班,每班四十名同学左右,四个重点班,六个次重班和二十二个普通班。

  R中乃至整个J省,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或者可以说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高一一年会上完语数外三年的课程,除了选修的两门和附加题部分留在高二,高三只剩复习,刷题,纠错,刷题,纠错……反反复复,仿佛永无停歇之日。

  而三十三班就是在高一升高二时由年级倒数后二十名和在高一一学年中严重违纪的学生组成的一个班级,一个老师不管,校方不顾的臭名昭著的班级。学校就以这个班级来倒逼学生们在高一就要好好学习,把成绩考好,并且还不可以有任何的违纪,不然别说是考名校,能不能参加高考都是个问题。毕竟既然R中具有百分百的升学率,而这些被放弃了的三十三班的同学们,如果顺利参加高考,这个升学率肯定是无法实现的。

  当然学校有的是方法让他们违纪,警告,记过,然后退学。实在不行的,还有一道坎,就是J省独有的魔鬼一样的学业水平测试,俗称小高考,每年不过的大有人在,更何况像三十三班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角色,本来高一成绩就差,加上高二老师上课水平一般,甚至偏下,而且一般都不负责任,结果可想而知,过的人了了无几。

  果然百分百的升学率诚不欺我。

  叶修坐在第一排最中间,倚着后排的桌子,百无聊赖的滑动着手机屏幕。

  “哗啦。”

  教室的门终于又一次被打开,来人容貌清秀,看起来挺年轻,像大学刚毕业的职场小萌新,一只手上拿着本疑似是语文课本的东西,脸上浮现着一抹微笑,似乎还有一点紧张。

  然而教室里只有叶修一个人。

  ……

  一个人。

  ……

  笑容渐渐消失,只得与这唯一的学生四目相对,俗称干瞪眼。

  ……

  半晌,来人缓缓开口,表情满是疑惑,语气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小心翼翼,又仿佛在试探什么。

  “三十三班……就一个学生?”

  叶修低头作沉思状,良久,仿佛经历了激烈的思想碰撞,缓缓抬头。

  “可能吧。”

  ……

  就当黄少天一手拎着豆浆,一手提着包子。还边想着今天我这么来的这么早,在内心狠狠的夸了自己一通时,顺手拉开了教室的门。

  ……

  ……

  吓得我豆浆差点掉了。

  黄少连忙后退一步,在确定了班牌上的三十三时,表情更加精彩。

  黄少:我不过是迟到了半个小时怎么仿佛我错过了一世纪?!